为自己写悼词的人_真诚的作文

2019年06月21日 13:05:35作文网
A+ A-

  悼念厅里哀乐低回,逝者静卧松柏丛中,来自各地的生前友好静默致哀。南海舰队李铁青业务长致悼词,低沉庄重的声音在肃立者心头掀起阵阵热浪。

  张鹏高,南海舰队原军训处长,广东梅县人,1950年秋投奔叶帅校长,南方大学毕业,调南京海校,1952年到中南海军第一舰队(支队)扫雷舰,1953年入党提部门长,历任团师军舰队兵器业务长25年,经剿匪、远航、开辟航道,出国作战,全军比武锻炼成长。1968年海军研制扫雷磁钢,参加科以上进京团受到毛主席接见。1972年至1973年任援越扫雷队指挥组长,1975年至1976年任援柬排雷指挥员,1979年至1980年舰队训练中心教练,1981年至1982年任作战海军编队副参谋长,1983年任舰队司令部军训处长,舰司党委委员,军事研究员,1989年退休。献身军队40年,立功受奖16次,写战例教材百万字,国防科委兵器名人之一,军史留名。一生勤奋清正,评为优秀党员。

  逝者故去,精神犹在。悼词字字如金,在人们心中留下强烈震撼。众人一时纷纷感叹悼词简短而博大精深,别样人生让人肃然起敬!李铁青业务长告诉大家,悼词出自张鹏高之手,由他自己精心修改而成。

  闻者大惊,充其量听说过大彻大悟的智者伟人为自己写回忆录直至墓志铭,没见过为自己写悼词的人!后来从张鹏高家人处得知,张鹏高几年前就开始修改这篇题为“人生简历”的悼词,而且越改越短,把自己的大写人生浓缩到一张方格稿纸之中。

  张鹏高已然故去,但音容笑貌却在我心中挥之不去,几缕往事浮上心头,栩栩如生。当年我还是普通一兵的时候,就曾随其下部队参训或参演。记得他每到一处,工作都细致入微。舰队水雷比武期间,只要是到水雷实操训练现场,他一蹲就是半天一天,他要看部队的实操水平到底如何,但他不指手画脚,只是关键处点拨只言片语,更是显得庄重威严。故而他到部队指导业务工作,水中兵器的同行都如履薄冰认真负责。有一次在码头等交通艇过海,他发现码头武装更带缆姿势不对,他现场手把手教练半小时,宁愿坐第二班交通艇,也要让武装更听懂练熟如何正确带缆。

  那年,珠江口布雷演练。张鹏高时任舰队水武业务长,舰队各级水武教练员和训练部门的指挥员济济一堂,交流训练成果,部队叫响了“港岸苦练,海上精练”的口号。组织大规模水雷训练比赛,是一个海上精练的难得机会。为了搞好这次训练比赛,张鹏高马不停蹄在舰队部队跑了一个多月。到了比赛这一天,珠江口区域突降大雨,这对布雷演习造成较大影响,很多人建议改变计划,认为天不好会影响演练成绩,但张鹏高不这样认为,他力排众议、言辞激烈:“这么大规模的演习,遇到点雨就改变计划,真是开玩笑,要是打起仗来,一旦奉命封锁某个敌占港口,你们还要等天气,那岂不是误大事。”无论别人怎么劝说他就是不松口,最后布雷演习如期举行,观摩团人员个个都淋成落汤鸡。领导赞其执着工作标准高,他却毫不领情:干好工作是起码的要求,抓好训练是我的职责。

  上世纪70年代,他曾两度出国,担任赴越南扫雷和援助柬埔寨排雷任务指挥员,亲身经受了扫雷排雷的生死考验。多年的磨炼养成了他细致严谨的作风。有一次组织业务长和相关人员编写水中武器教案和考核细则。编写过程中,有的同志看到比武现场水雷兵操雷当场晕倒,认为考核标准和操作时间应适当放宽。张鹏高可是六亲不认:“考核标准就是实战标准,只能取上不能降格。”

  退休之后,逢年过节,昔日的部属偶有宴请。他先是犹豫,后是勉强到场,至于点什么菜喝什么酒水,他笃定要建言献策,谁要想把菜点得丰盛一点,他在一旁肯定会反客为主当仁不让。点十菜一汤,他要否定八个,剩下的两菜一汤是正合了他的意愿。他千方百计把荤换素,把贵变贱,还会附带一顿忆苦教育。道理讲完了还会趁热打铁,不直指其人直点其过还不过瘾似的:“那个时候你们多本分,什么时候学会铺张浪费了,多少有点忘本啊!”说得大家面面相觑。席散,他定嘱咐将饭菜打包:“不能浪费,粒粒皆辛苦啊!”众人推让,他又必定要把人批得乖乖遵命方才罢休。

  这就是我所熟悉的张鹏高处长。

  逝者如云,留名几何?贤者不朽,夫复何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