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子论文]微博的“信息茧房”趋势探析_作文我最敬佩的一个人

2019年08月05日 11:36:09作文网
A+ A-

  摘要:2009年起,“微博浪潮”席卷而至。微博的兴起,为民众创造了新的信息平台、意见广场。在备受青睐的同时,微博信息的碎片化、定制性,也制造出内敛化的个人信息脉络。本文从美国学者桑斯坦的“信息茧房”理论着手,分析微博上的“圈子化”现象及“群体盲思”之弊,为构筑开放的微博空间提供借鉴。

  关键词:微博 信息茧房 群体极化

  微博打拐、“随手拍”、“免费午餐”……近年来,微博以风驰电掣之速,嵌入大众的公共生活。毋庸置疑,Web2.0时代,以微博为介质的“微革命”正日益兴起,在改变着传统的世俗形态。因即时性、便捷性、开放性等特征,微博成为备受人们青睐的自媒体平台。

  随着微博的蔚为兴盛,“微博助推进步,围观改变中国”的论断,流传广远。微博的作用,动辄被称作“颠覆性”、“爆炸式”的。李开复还出了本书,书名叫做《微博:改变一切》。与此同时,不少人对微博抱以质疑:微博成了谣言的“发源地”,话语暴力的大本营,埋葬了个人隐私,甚至变得“公厕化”。

  按照公众想象,微博是个信息集纳地、观点市场,网民们能从中吸收多元化、异质性的内容。认为微博是“包罗万象的信息超市”的观点,正基于此。可美国学者桑斯坦通过对网络的细致观察、深入思考,却发现:网络虽能供给丰富的信息,制造的却未必是无限开放的社交平台,而是密闭化的空间。

  在著作《信息乌托邦》中,桑斯坦提出了“信息茧房”的概念——因公众的信息需求,并非全方位的,往往是跟着兴趣走,久而久之,会将自身桎梏于像蚕茧一般的“茧房”中。“信息茧房”的发现,打破了人们对网络“开放多元”的固有认知,成为研究新媒体时重要的逻辑依托和理论“外挂”。

  在微博上,“信息茧房”效应体现得愈加明显:微博信息的碎片化、定制模式等,与“茧房”生成内在嵌合。微博对于网民,也许不是各类信息的熔炉,只是“坐井观天”的井口。而这,对微博上的公共话语、群体产生了攸关影响。

  一、微博“信息茧房”化的现状

  “信息茧房”的提法,不乏思想渊源。早在19世纪,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就发现,民主社会天然地易于促成个人主义的生成,并随着身份平等的推广而扩散 [1]。受此启发,桑斯坦认为,网络化虽带来更多资讯选择,看似更加自由,但在“个人本位”的理念下,势必蕴藏着对自由的潜在破坏。

  桑斯坦认为,信息茧房以“个人日报”的形式呈现。在《网络共和国》中,他对“个人日报”现象作了描述:伴随着网络技术的发达、信息的剧增,人们会可随意选择想关注的话题,可依据喜好定制报纸、杂志,每个人都可为自己量身打造一份“个人日报” [2]。当个人被禁锢在自我建构的信息脉络中,生活必然变得程序化、定式化。

  QQ、网络购物等工具,印证了该论断。在QQ上,人们会跟气味相投的人聊天;网络购物时,公众会依据口味选择中意的商品。

  从微观角度看,网民在制造着“信息茧房”,作茧自缚;宏观来看,是“网络巴尔干化”——美国麻省理工教授马歇尔和埃里克提出,互联网分裂成了无数小群体,它们“人以类聚”,表现出群体内同质、群际异质的特征。小群体中的人,只选择自己偏爱的交流领域,与兴趣相合的人聚谈,经过时间累积,逐渐形成了趋同的风格;而各个群体间,则有话语隔阂、沟通障碍,分化明显,认同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