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作为隐形的建筑学

2020年06月02日 09:12:22作文网
A+ A-

游戏作为隐形的建筑学

  游戏设计是一种隐形的建筑学。

  —— 水口哲也

  不可见的建筑

游戏作为隐形的建筑学

  设计出了《Rez:Infinite》还有《Tetris Effect》等音乐作品的日本游戏设计师水口哲野在访谈中提到了他的这个观点。[1] 我认为这个观点可以有一些启发性的思索。

  首先问题是建筑学是什么。

  简单的来说,建筑学形塑着在其中的居民生存的方式。

  例如消极空间穿行,积极空间滞留:

游戏作为隐形的建筑学

  《建筑师成长记录》

  而相对应的:

  游戏设计则塑造着那一部分不可见的事物,影响和构建着现代人的精神世界和思考的方式。

  从哲学思考入手,能看到游戏建构与改变人的论述:

  南京大学哲学院蓝江老师在《数码身体、拟-生命与游戏生态学——游戏中的玩家-角色辩证法》的结尾总结道:

  由于游戏世界的存在,我们架构世界的经验也发生了变化,也就是说,我们一旦在拟-生命架构的周围世界中建立了新的认知框架,这个认知框架不只停留在游戏世界中,会反过来作用我们与现实世界的关系。[3]

  简单的话来说,假如我这段时间天天打只狼,那我不断与之互动,不断投入情感与练习和创造性的《只狼》可能就成为了我周围世界的一部分,变得鲜活生动,甚至比我白天上的班要更真实,加之游戏所特有的一种私密和直观性的交互特点,游戏并不是单纯虚幻,而是会深深影响着人们与现实世界的关系。

游戏作为隐形的建筑学

  就我个人而言,我投入了五十个小时+的只狼,对我来说是重要的。

  《只狼》确实诠释了什么是勇气,它几乎刨除了所有的RPG要素,游戏设计的规则指向是去格挡和战斗而不是躲闪。而这些都告诉我:即便看上去完全不可能的挑战,也可以通过自己的持续不懈的练习来超越。

  设计师到艺术家

  这意味着设计师在制作游戏的时候并不能仅仅将其看作一个完全的虚拟世界而不对其中的设计,或者是世界的特性和可能造成的影响负责,反而,正是因为游戏有能够构造出这样影响的能力,游戏成为艺术才有了可能。

  实际上这个观点可以扩展到某种艺术家应然性的使命上:

  欧洲现代最重要的行为艺术家,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用了一个概念——“社会雕塑”来叙述他的 “扩展性的艺术概念”(expanded concept of art),一件艺术作品,也就是一个社会雕塑应该包括某种努力建构与塑造社会,环境的行为,社会雕塑者的核心观念是——一个艺术家通过他的语言/思考/行为事件与作品来建构社会。[2]

游戏作为隐形的建筑学

  倘若游戏要真正发挥艺术的职能,而不是沦落为单纯资本的狂欢,那么游戏设计师们,也要意识到游戏的力量,并且如同在制作一个不可见的建筑似的,通过作品去构建和影响社会与人。

  这种将游戏与社会、人们的存在方式联系在一起进行的思考,也常常能在那些优秀游戏设计师身上看到。

  我很喜欢的一位游戏开发者,Jonathan Blow将其称之为“具有人文精神”(Speak To Human Condition),当然,或许考虑到人文精神/人文主义的多义性,直译为“对人的境况有所关切”,更加不会产生太多的歧义。

  他认为游戏在[对人们产生深刻影响,改变人们的生活]这一部分上做得特别少。

游戏作为隐形的建筑学

  当然我也逐渐地看到了这个趋势,就拿我在《你曾经因为哪个片段去玩一个游戏?》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50824880/answer/865292341

  的回答里提到的:

  Kojima 小岛秀夫是这样介绍他的游戏的:

  在《死亡搁浅》中游玩了数十个小时之后,最终你会重返现实。

  在游戏中你能学到很多现实中的东西,能够学以致用,并且在游戏中能带动内向独处的玩家,在游戏中不会感到孤独,能够给予他们在现实中面对社交的一些道理。我认为《死亡搁浅》是任何人都适合玩的游戏。

  我认为这是一位伟大的游戏设计师应该去努力思考和承担起的。

  END

  总的来说,游戏设计在某种意义上是隐形的建筑学。

  游戏设计师们设计出的游戏在不断塑造着社会,也在不断地影响每个人的生活与精神世界。